更多精彩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伤感文章 > >正文

闲庭醉(绘本校园)13_散文网

时间:2021-08-28 来源:天下文学网
 

第12章 为痴狂

是窗外的曙光、清新的空气、暗袭的寒意么?还是宿舍内的某些响动呢?无论什么,总之,都是不应该的骚扰。侯浪一早迷糊睁开眼,与当红女演员娇娆妩媚的微笑撞个正着,千真万确,美人正抛弃一切,不顾身份地冲着他微笑招呼,那么贴近,叫人窒息。

呀!原来不是做,她真的和在一起,声音和气息依旧萦绕,喜悦与兴奋继续流淌,一阵喜,又一阵疑,伸手要把美人揽入怀里。

啊!?不料触到的是冰冷的墙,凉水猛然泼向心尖••••••

唉!?怎么忘了,床头贴的是女演员的海报。

海报是上周从商场筛选来的,从此侯浪就有一种亲近了大美女的感觉,每日盯着垂涎,哪知道悄悄然便带到了梦中。( 网:www.sanwen.net )

怎么可能是真的哦?唉••••••失落惆怅惋惜酸溜溜。

只是呵,刚才梦中那一幕缠绵,着实流连忘返,回味无穷,感充斥每一个细胞。叫人如何割舍呢?侯浪厌恶地抬头环视四周,却不见同学有动静,是谁打搅了这个美妙的梦呢?多么难求的一梦。就这样让它白白溜走吗?侯浪不甘,蒙了头继续睡,千方追逐,百计搜索,却再也寻不着,从未有过的遗憾与猛烈袭来,拿什么弥补?侯浪掀开被子一跃而起,叫醒了好友千谊和钟志,他要赶快去教室,去见心仪好久的皓纯。侯浪迷恋皓纯,已有一些时日了,她的相貌,他不知道别人如何评价,她身体的任何部位,对他都是强力的磁,看见她,是他每时每刻都有的冲动,纵使看不见,只要想到她在学校的某一处,都会触动他所有的思绪和。

“别吵,让我再睡一会儿。”千谊半梦半醒地回应侯浪。

“还睡,快要迟到了,你是不是想被学生会抓啊?”

“你今天哪根神经不对?起来这么早。”钟志也对侯浪不满意。

侯浪却不容他们不满,死乞白赖把他们拉了起来,梳洗穿戴完毕,一同赶到了教室。皓纯却还没来,教室里人不多,只有博胜、齐强和司徒凤几位,于是悄无声息关了灯,教室里猝然变黑。司徒凤不知何故,说:“咦,怎么停电了?”博胜说:“没有!一定是谁关了。”司徒凤扭头看其他教室,果然灯光通亮,便冲门口大叫:“谁呀?快打开。”侯浪、千谊和钟志躲在门外不出声,司徒凤跑开灯,却找不到人,正奇怪时,听到后面的笑声和脚步声齐响,扭头看见是他们三个,狠声道:“好啊!你们给我记着,明明看见里面有人,还关灯。”千谊和侯浪笑而不答,钟志跟她胡扯道:“按错了,我看教室里很暗,想再开一个,不想却按熄了。”司徒凤回到位子上说:“什么时候学会关心起人来了治疗癫痫病吃什么药了?真恶心。”钟志说:“是吗?若要吐的话,我把我的碗给你。”

司徒凤欲还嘴,但见侯浪几大步冲到座位旁,抓起椅子上的一只钥匙吊坠连声说:“一定是送给我的,一定是送给我的。”又见他从地上拾起一张纸条,捧上来把双眼凑近了念道:“亲爱的,送你一个布娃娃••••••”

众人见他动作夸张,知道是假,只有司徒凤信以为真,走过去非要看那布娃娃不可。侯浪给她,却是一个破损的吊坠,于是扔掉笑道:“我发现你越来越变态了。”

“他不是变态,是在发情。”千谊一边说。侯浪不理会,丢掉手里的纸条,哀怨道:“唉!自做多情。”

这时,秦玉兰和黄阿姮一前一后走进来,秦玉兰看见千谊,脸上的笑容从心底冒出,跳到他的身边坐下。侯浪直溜溜盯着她,感觉是越来越漂亮了,那笑容更是了得,看一眼还以为天来了,满脸都是明媚的阳光,和畅的以及盛开的花朵。侯浪看着便入了迷,半天不动不语。黄阿姮看见了说:“侯浪,你的眼睛真漂亮。”侯浪还没来得及应话,司徒凤也说了:“他看时,眼睛都这么漂亮。”侯浪明白她们是在嘲讽自己好色,于是辩白:“你们这些小姐花钱打扮,弄得身无分文,目的就是希望我们男生多看两眼。如果我们不看,你们的功夫不是白费了?”阿姮和司徒凤一想,倒是实话实说,都道:“说得也是。”秦玉兰插话道:“你们说的,侯浪在看谁呀?”阿姮:“看美女。”千谊盯着秦玉兰:“别激动,没人会看你的。”

这里侯浪打量秦玉兰,其实心里是在拿她和皓纯比较,刚才的话只是信口之言,见她们说笑,懒得理会,只一心皓纯的到来,心中暗想:皓纯无论哪方面,都胜过秦玉兰,到时候追到手,自己说不定比千谊更有面子。想到此处,吸进身体里去的似乎不再是空气,竟是甜蜜和。微笑着抬起头,只见同学们纷纷走进教室,却没有皓纯的身影,心里又失望又急迫,想她绝非是迟到之人,一时才记起这周她在寝室值日,低头拿别的事支开,竭力不胡思乱想。良久后再抬头,她终于来了,依旧是楚楚动人的模样,依旧是摄人心魄的气质,娴静地坐在那里,举手投足,道不尽的婉约温柔,说不出的美丽绚目。侯浪贪婪地盯着她,心里害怕被人发现,于是扭过头,然而,总有一丝一缕视线拖着收不回来,徘徊流连在她左右。侯浪试着和同学嘻闹,也无法专心,整个人处在不可自拔之中。

等到下自习,侯浪随钟志下楼吃早餐,走出教室,见皓纯正趴在阳台上等司徒凤她们,朝阳下,她的影子也那么迷人。听到脚步声,皓纯把头扭过来,侯浪怕与她正视,昂首挻胸走过,从容潇洒地向楼下奔去,直到地面,却十分不该装傲然扮冷酷,再者,又怀疑自己的背影是否也神采奕奕,是不是吸引了她,忍不住回头望楼上,她却早已不在了。

郁郁若有所失,早餐吃完,赶去洗碗,在洗碗池边不期癫痫病怎么治疗见效快呢然撞上她,想靠近,却找了一个不能靠近的理由——周围人挤。终是没有走近,反倒是皓纯扭头看到他,把水龙头让出来,侯浪鼓气过去接水。从水龙头里缓缓流出的水冰凉冰凉,肚子里有话冲上来,他想问她冷不冷,他想说帮她洗碗,他担心她感到拥挤,更担心她的手冻伤……

然而,所有的话都堵死在喉节,一个字吐不出来,想朝她笑一笑,怎么也扭不过头去,唯有心里干急,洗着洗着,碗便洗干净了,身不由己又把龙头还她,默默地抽身离去,悄悄地只把许多骚动与羞涩留在她身边。

回到教室,侯浪一下子瘫趴在位子上,没有半分力气,满是欲说还羞的苦恼,及至上课,哪有心思听讲,只对了皓纯的侧影暗自发誓——下次一定把握机会。

语文老师看见同学们懒洋洋的学习态度,苦口婆心提醒大家说:“同学们,这期所有的课我都讲完了,从今天开始,就进入复习阶段。眼下期末考试马上要来了,严峻得很啊!将来直接影响你们的毕业评估,如果你们现在不好好复习,那怎么行呢?玩的心思也该收一收了吧,考完之后是寒假,回到家里去随你们怎么潇洒都成。”

“你们用来复习的时日不是很多啊!别看还有一个月的,但一个月转瞬间就流逝了,朱自清的那篇《匆匆》你们也应该学过,我不多说,只希望大家努力把复习搞好。”他顿了顿,接着拿起课本,说道,“好!下面我开始带大家复习,大家先把我上节课要求的温习一下,过会儿我提问。上节课要求你们的都还记得吧?”

“记得。”其实同学们大多数都忘了,但还是跟着大声说记得。老师听了扭身在黑板上写下“赤壁赋”三个大字以及相关的词句。

等老师背过身去,底下同学们急忙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,不知道是哪位腹中之气没有憋住,破门泻出,发出连声的“噗噗噗……”声,冲锋枪一样。猝不及防,全班顿时哗然。上面老师过于聚精会神,又因为下面吵闹,没有分辨出屁声,现在听到全班哄笑,停下手中的粉笔,先是回头望望大家,又看看自己的字,很是迷茫地问道: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
这话一问出来,大家笑得更是欢,前面的女生捂着嘴笑着直摇头说没问题。老师却更是雾水一头,莫名其妙,但课上如此放肆成何体统,于是严肃地要求大家安静:“你们还不利用这点时间好好温习,待会儿我提问谁如果回答不来,小心我让你们难看。”老师越说底下越是笑得前仰后合,老师只得停下,索性一言不发,逼视着满堂的学子,同学们经不起这一招,慢慢静下来。经短暂的观察,老师却看出了名堂,原来与他无关,开口说:“不就放了一个那个什么吗,有必要笑成这样?你们男生也是,放了就放了,有什么不敢承认的。”刚才大家把矛头都指向齐强,因为他有前科,但这次却不是他,而是后面的戴宁,所以不肯背黑锅,力争道:“真不是我,我的早放过了。”说完,教天津公立医院治疗癫痫室里再次乐开花,老师收拾局面说:“好了好了,没什么好吵的,我要开始提问了。”说完对着座次表端详,果然是高压力,同学们见状都合上嘴巴,把心提到嗓子眼上,忐忑不安地祈祷灾难不要降临到自己头上。

老师看上片刻,目光离开座次表,突然蹦出一句:“长江后浪推前浪,侯浪这个名字取得好。侯浪是谁啊?站起来把《赤壁赋》背诵一下。”可怜侯浪刚才一直在欣赏皓纯的娇娆笑态,《赤壁赋》在第几页还未曾弄清楚,但听到老师左一个侯浪右一个侯浪,只得边翻书边磨磨蹭蹭站起来。

始终没翻寻到《赤壁》一章,老师见了摇头说:“读什么书啊?我看别说要你背诵,让你照着念可能都成问题。”侯浪一听,马上说:“可以照着念是吗?”“还蛮有的啊!先找到了再说。”侯浪哪里还找,拿过旁边子路的书就念,刚开始还朗朗上口,慢慢的到后面就一字一句了,遇到不认识的字还要问子路,偶尔听错,又逐个更正,短短的一篇,花上老半天才终于读完。末了老师说:“照你这样,我一节课什么也不用教了。” 侯浪羞愧得很,无话可说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学校篮球场稀缺,课余时间,一年级的新生很难得到使用权,来久了,新生们大都明白,每个球场编了号一样,各有一群学长霸着,不能抢占的。安(1)班第四节课体育,利泉带着班上的人在一个势力薄弱的球场奋战,大约不怕被欺负,下课了并不散场,继续追着篮球疯狂。吃过午饭,那群学长果然大驾光临,这些人平日还算和睦,和学校嚣张的几个班级也有距离,球场上从不轰人,但今日不知何故,竟和王知途、吴赤霞两位混一块。他们来后什么不说,冲到中间便捣乱,还一脸的理所当然。安(1)班不敢逞能,按捺住怒火纷纷收拾好就要离去,心想也该去吃午饭了。

“哎——哎——别一见了我们就跑哇,又不会吃了你们。”王知途发话说,“我们人手不够,利泉,你留几个水准好点的一起玩吧!”

利泉笑道:“我们还没吃饭,吃饭要紧啊!”

“狗屁,学校的伙食我一百年不吃都不想,一顿不吃饿不死人的。”吴赤霞说。

“是啊是啊!我们学校的伙食真他妈的不是人吃的。”利泉附和说。

“我们也都还没吃。”一位学长说,“听说你们班的水平不错啊!先玩一会儿,等一下我们的人来齐了,你们再走不迟。”

带点小瞧与挑战的味道,安(1)班哪能不留下,递眼色交流一下,陈楼、大山、子路、千谊、利泉五位自告奋勇整装上阵。

天气晴好,且说安(1)班众女生午饭用过,看见这边情形,纷纷昆明哪家医院看癫痫较好相约前来观战。秦玉兰远远看见其中有王知途,如遇到垃圾一样反胃,忙退缩对左右说:“我不去了,看到王知途我就恶心,你们去吧。”被讨厌的男生纠缠是什么滋味,女生理解,于是落下了她。

拦球,过人,传球,投篮,阳刚在场上激情澎湃,场外皓纯看得赏心悦目,但总感觉有双眼睛盯着自己,让她无法专一,环视一下,发现对面的侯浪,知道是他,便加倍专注地看球,不动声色若无其事地装做没看见。然而,侯浪见了皓纯便忘记一切,频频把火辣辣的目光投向她,比投向篮球架的篮球准确多少倍不知。皓纯余光看他那心猿意马欲罢不能的神情,心里慌乱不知如何是好,但涨满的却悄悄爬上脸,愈不把他放在眼里,心想:侯浪,你最好有自知之明,我是有意避着你的,千万不要太过分,我是不会喜欢你的。这样想着,皓纯意识到自己该溜掉,心有所属,遇到这样的事情只有避而远之,趁人疏忽,悄然离去。

来到教室,看见秦玉兰,秦玉兰问她道:“球打完了?”“没有,侯浪跟呆子一样,老盯着我看,怪没意思的。”皓纯私下和秦玉兰谈过侯浪,秦玉兰也察觉到一点点,打趣道:“要不要我去问他为什么总偷偷摸摸看你,省得你这么烦恼。”这样问人家,分明就是在问“你是不是喜欢我?”不是太过自作多情吗?皓纯可没那么厚脸皮,忙阻止:“不要问,千万别问,早知道就不跟你说。”秦玉兰却一脸认真:“没事的,我悄悄地问他,不会让别人知道的。”皓纯大急,大声说:“哎呀!不要问。”看见皓纯涨的脸红脖子粗,紧张成这样,秦玉兰只得打消问侯浪的,用别的话题支开。

回头说球场这边。王知途自从了解到千谊和秦玉兰关系最为暧昧后,每次见到他,心思多半都会花在如何找茬上,此时打球纯粹是借口,所以屡屡犯规从他手中把球硬抢去,一点道理不讲,千谊别说射球、带球,连碰球的机会也被生生剥夺。次数多了,千谊憋得一肚子火熊熊燃烧,心想这哪里是玩球,分明是欺负人。但装孙子当病猫不是他本性,终于有机会得到了球,便下死劲抱了球站在原地不动,专等王知途来抢,虽然王知途来势汹汹,千谊却也不避不让,龙骧虎跱。这一次偏没让他抢走,第二回合王知途脚踢拳打也没能得逞,逻辑上讲,单打独斗,王知途不是千谊对手,王知途明白这一点,所以第三次改为破口大骂:“你小子他妈的还玩不玩?”

千谊不动声色盯着王知途,恨不得一球砸他脸上,但看见周围同学正使眼色,末了把球扔向一边,说:“我就不跟你玩。”说完调头离去。王知途想追,利泉、大山和陈楼忙好言拦了下来,王知途便对了千谊背影穷凶恶极大叫:“小子,你给老子记好了。”等到千谊背影消失,依旧气焰嚣张,对利泉说:“你最好叫他离秦玉兰远一点,如果我下午去你们班上,还看见他和秦玉兰坐一起,小心我搞他的人。”

首发散文网: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